關於友情這件事

星期六和拉球,坐在龍山寺的階梯上,聊了很久。

「對於超過限度的人,真的無法,會神經斷裂切割。」
「是啊,我們是同一種人。」
「或許還沒到踩到我的那條線的那天,所以目前還好。」
「可是我被踩到了…」
「感覺的出來。」
「這四年好像夢一場啊。」
「是啊」
Continue reading

轉念間

今天非常的,有種很抓不住瞬間的感覺..
回頭看看處女座的那篇文章,發現很準

不管過了幾年,多了幾篇文章
不會變的堅持依然不會變..
(哪篇?就是右下角很多人引用那篇呀
╮(╯▽╰)╭)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