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友情這件事

星期六和拉球,坐在龍山寺的階梯上,聊了很久。

「對於超過限度的人,真的無法,會神經斷裂切割。」
「是啊,我們是同一種人。」
「或許還沒到踩到我的那條線的那天,所以目前還好。」
「可是我被踩到了…」
「感覺的出來。」
「這四年好像夢一場啊。」
「是啊」

有很多的不能理解,但也不想過問,
當自己遵守了,尊重了別人的話語與選擇,或是建議
卻轉頭不經意的發現,這是雙面話
信任就如此的出現了裂痕,淺淺的,但很難無視

「真正的打從心底將一個人刪掉大多數的時候是異常安靜的,你不會再刻意將它封鎖加刪除,有天路上遇見了也不會刻意繞道而行,即使真的碰上了也可以給個微笑當招呼,那個時候你心裡清楚地知道,你們再也不會像以前那樣談心到通宵,也不會再為了這個人的任何矯情狀態而影響自己今天的心情,你們曾一起走過了一段路,而這段路,只陪他到這裡。」
拉球在回到家後,傳了這段話給我

那是一種悵然若失的感覺,因為妳知道,當有些東西一旦出現
是不可逆的…
不生氣,卻感到搓嘆
「原來是這樣啊,和別人也沒有什麼不同。」

或許就是這麼難搞吧,所以能成為自己放在心裡的那些人們
總是特別的珍惜,與愛護
或許有時候不要走進城堡,才不會有天被送出反而離得更遠而感到悲傷
於是妳就帶起了淺淺的微笑,長大的代價就是所有的心情都只會放在心裡

「真正的勇氣無關外表或力量,來自堅強的內心」 – 奇蹟男孩
(今天和拉球看了一部好電影~)

2017繼續清理吧,總有一天能撥雲見日的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