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樹爺爺與 土地公哥哥(一)

很小很小的時候,在老家附近有一棵非常巨大的榕樹
是那種氣根落地,氣勢滂礡,走入彷彿會迷失在不見天日的存在
而在這榕樹的最深處,有著一座很迷你的土地公廟
只有半個人身長,總是散發著一股溫暖的氣息

而我,總是很喜歡坐在氣根上,靜靜的發呆
那時候的我,是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孩子,更不遑論有什麼感應之類
在回憶中,那是種很令人放鬆的寧靜,很清新乾淨的感覺…


(類似的千根榕)

這顆大樹在我五歲的時候死去了,因為人們的貪婪..
這股難受,亦回到了人們身上
那家工廠在施工的時候掛掉三個工人,前前後後的
是啊,是該生氣,在那時個大家惶恐這一連串事情發生的時候,
年幼的我卻一點都不恐懼,反而覺得這是該發生

身為地方大姓望族的本家,被託付了遷徙土地公廟的重任
可是,不管怎麼擲杯都找不到原本的土地公,似乎在大樹離開的那天,那個守護也跟著消失了

蓋好的新土地公廟,就這麼空著,直到祂找到我為止…

土地公爺是我接觸到的第一位普間俗稱之為「神」的神格,
祂教會了我「福德正神」這個名詞

「阿嬤..什麼是福德正神啊…」
「啊妳那誒災這個名字啊~」
「有一個大哥哥說他是我們家的福德正神..說他要來上任了啊…」
「祂有跟你說祂在哪嗎?」
我指著一個方向,那年我五歲,
家人們在我所指的方位的某個小廟中發現一座恭奉著多尊土地公的小廟,
而當中的一位,願意搬遷到我們的土地公廟,也從此開啟了我各種驚嚇家人的成長過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