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樹爺爺與 土地公哥哥(二)

福德正神總是會在夢裡來,夢裡去
跟著祂,認識了很多神明,在那個我什麼都不懂的年紀

「土地公哥哥,為什麽大家都說土地公是爺爺啊」
「我很年輕啊,跟其祂比,我真的很年輕」
「所以我不能叫祢土地公爺爺嗎?」
「看起來像爺爺嗎?」
我們家的福德正神不知道為何非常堅持不可以把祂叫老 XD

「這位是隔壁的土地公,祂比我早來很久很久,是我頭上的~」
「祂很嚴肅吧…哈哈哈!」
「妳看這樣才是土地公爺爺吧!」
(原來土地公不是只有一位啊…! )
(而且有分大小階級,管轄區跟事務範圍)
(到底有多介意這個稱謂…)

於是乎另外一位有著白鬍子的老人家爺爺正盯著我看。
「哪來的小孩子?」
「我家的」
「恩…」這位爺爺咪了一下眼睛,摸了一下我的頭。
「好好照顧她長大」
「我知道」
然後,這位爺爺就像一陣煙一樣不見了…
(當時的我,心想,反正夢裡夢裡什麼都有可能)
(殊不知,在我的未來…連在現實都是有無限可能的)
(現在回頭想想,那個年紀的我,到底哪來這麼多超年齡的思考模式? )

這種夢境模式,在我國中以後開始蔓延到現實,造成了不少困擾
讓我經常在夢境與現實中遊走,並且分不太清楚虛跟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