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大海一九四九 (龍應台)


很久沒寫關於閱讀的文章了,並非是停止了這方面的汲取
而是利用瑣碎的時間所閱讀的書籍,通常在歸納出一篇有系統的文章前,就接著下本書了..

事實上這樣並不好,寫作的意義在於記錄自己的人生,加深對於每件事情的映象
所以,我需要更有系統地整理方法…

離題了,本篇文章是關於前幾年引起廣大爭議的人文記錄小說
龍應台的《大江大海一九四九》

這是本描寫大時代悲劇的書,看完後心情沉甸甸的

「是不是,剛好生在什麼年份,那個年份就界定了你的身分認同…」 /頁254

這是全書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句話,短暫的,哀傷的,就這樣帶出了那種落寞的嘆息…
我想這是我們生在無戰亂年代的孩子無法理解的一句話,同時翻開報紙你會發現到
有太多的人不懂得珍惜這個至少不需要顛沛流離的歲月,無中生有的製造著社會亂象…

西元一九四九年,民國三十八年,這年發生的正是中華民國政府大退遷移到台灣的一年
龍應台廣集了各種不同的人物訪談,而前後連貫成為一本敘述著這年的辛酸歲月,生死訣別的紀錄手冊

從日華戰爭到國共內戰,從俄德戰爭到太平洋戰爭..
挖掘著、拼湊著一個我們無法想像的歷史
那是一個你沒有選擇,沒有退路,只能期望著明天,卻永遠看不到明天的時代

因為艱苦,所以造就了很多令人難忘的人物:
旅美作家白先勇、成立了新亞書院的錢穆、廣達創辦人林百里和我們所熟悉的現任總統馬英九…等等

他們的流離失所,它們的眼淚卑亢,他們的家園不能毀的精神..
甚至是營房失火逃難時,抱著跟隨南陽中學一路顛沛的唯一一本古文觀止逃命的張子靜校長…

林百里說「我只有想:有一天,我要買得起它 – – 如果我要的話。」 /頁129
這是一個生在香港,住在有錢人家俱樂部後門的孩子給自己的期許

這是本有所爭議的歷史文摘,很多讀者都在「外省人」和「台灣人」兩種觀點中爭論不休
但整體來說龍應台的文筆是好的
他將這些大人物、小人物的故事集結而成為一段難以抹滅的故事

如果,有人說,他們是戰爭的「失敗者」,
那麼,所有被時代踐踏、污辱、傷害的人都是。

正是他們,以「失敗」教導了我們,
什麼才是真正值得追求的價值。

請凝視我的眼睛,誠實地告訴我:
戰爭,有「勝利者」嗎?

我,以身為「失敗者」的下一代為榮。 /書序

我想如果我們能夠跳脫社會的框框,本土外來的情節來省思,或許會看見更多不同的世界

最終章是非常令人催淚的「尋人啟事」
如果鄭宏銘的母親可以寫一則啟事,尋找太平洋裡丈夫的遺骨?
如果王曉波可以寫一則啟事,尋找他年輕的母親和所有他本來該有的親吻和擁抱?
如果蔡新宗可以寫一則啟事,尋找他在戰俘營裡失落的十年?
如果管管可以寫一則啟事,尋找重新為父母砍柴生火的一天?
如果林精武可以寫一則啟事,尋找戰死的同袍黃石的家人?
如果河南的母親們可以寫一則共同的啟事,尋找十萬大山中失蹤的孩子?
如果 弦可以寫一則啟事,尋找那一個離家的時刻,讓他補一個回頭,深深看母親一眼?
如果吳阿吉和陳清山,可以寫一則啟事,尋找那一艘泊在高雄港的軍艦,讓他時光倒帶,從船上倒退走向碼頭、回到卑南鄉?
如果美君可以寫一則啟事,尋找沉在千米水深的上直街九十六號?
如果槐生可以寫一則啟事,尋找一次,一次就好,跟母親解釋的機會?

太多的債務,沒有理清;太多的恩情,沒有回報;太多的傷口,沒有癒合;太多的虧欠,沒有補償??
太多、太多的不公平,六十年來,沒有一聲「對不起」

有太多的過去來不及,但現在我們也只能釋懷…
「所有的顛沛流離,最後都由大江走向大海??」

我不是龍應台的書迷,但若能靜下心來,用客觀的心情來看待歷史史實,這真的是本令人推薦的人文紀錄手冊:)

發表迴響